浓浓年味画中来-

浓浓年味画中来

光明日报记者 荣池  “祝你的每一段游览都能乐不思‘鼠’”“愿小朋友的成果‘鼠’一‘鼠’二”“愿你的红包‘鼠’不堪‘鼠’”“祝全国有情人终成眷‘鼠’”……翻开微信,来自亲朋好友的鼠年问好形形色色。新年伊始,手机信息声、电话声犹如窗外的鞭炮“噼里啪啦”响个不断,承载着满满的惊喜,寄托着沉甸甸的祝愿。红彤彤的窗花,喜艳艳的对联,热腾腾的团圆饭,乐融融的全家福,五光十色的年俗活动和充溢构思的祝愿语装点着新春佳节的每一天。金鼠报春(剪纸)张标一路向北——冬日里的红(油画)韩博  “年”给人的印象是多样的,在诗人笔下,新年是“千家万户曈曈日,总把新桃换旧符”,也是“冬风吹雪四更初,嘉瑞天教及岁除”。而在美术家的著作里,斑驳的色块和流通的线条拼凑出的是人们欢度新年的高兴面孔,是家园天翻地覆的改变,更是每个人对新一年满怀的等待。年年红(中国画)李立福禄寿喜(剪纸)高凤莲  纸上天地大,画里年月长。美术著作一直在传统年节文明中扮演着重要人物。它与各种年俗交错在一起,在表达大众祈福愿望、记载民间年节风俗的一起,也使节日充溢了文明味。马海方的中国画著作《书春图》是一件典型描绘年俗场景的佳作。“大地回春”“万事亨通”等吉利祝愿语写在高高挂起的大红春联上,画面下方,人们正围观着春联的创造:有的帮助扶住纸张,有的满脸高兴探头观看,还有的小孩为了看得细心爽性将半个身子伏在桌面,热烈的场景瞬间驱散了冬日的冰冷。著作以生动的造型言语展示了传统年俗的一起魅力。除了写春联,贴窗花也是重要的年俗活动之一。剪纸艺术家高凤莲的著作《福禄寿喜》饱含着浓浓的生活气息。鸟兽虫鱼、花草树木彼此衬托,每一种元素都代表着不同的吉利涵义。这些人们了解又喜欢的天然之景,经过手艺人精巧的艺术处理,变成了充溢规划感的平面化图式,并经过精心规划的线条和装修交错在一起,一起组成精美绝伦的画面。火焰花(中国画)许敦平书春图(中国画)马海方  跟着年代的开展,越来越多的艺术家愈加重视体现普通大众的现实生活和新年代的精神风貌,他们笔下的新年故事也越发鲜活起来。黄芸芸的版画著作《盛世观灯》里,光辉的灯光、艳丽的焰火穿透树木的剪影,喜庆的气氛扑面而来;韩博的油画著作《一路向北——冬日里的红》以写实的艺术言语生动描绘了声势赫赫的秧歌部队,谨慎而不失兴趣;罗小珊的中国画著作《工地春晚》则聚焦了新年还留守在城市的农民工兄弟,他们以简略的道具作为乐器,一张张绚烂的笑脸生动展示着建设者们高昂发奋的年代风貌。正月风——走近高跷(中国画)范士轩清露滴翠(中国画)程烁  新的一年开端了。一件件美术著作里,是人们对过去一年的总结和对新年的期盼。而那些凝结在画作里的年味,也将化作力气,温暖咱们一整年的旅途。盛世观灯(版画)黄芸芸光辉(中国画)董小明  《光明日报》( 2020年01月26日?03版)